• <tt id="eaccs"></tt>
  • <td id="eaccs"><button id="eaccs"></button></td>
  • <td id="eaccs"></td>
  • <td id="eaccs"><button id="eaccs"></button></td>
  • <td id="eaccs"></td>
  • <li id="eaccs"><s id="eaccs"></s></li>
  • <li id="eaccs"><s id="eaccs"></s></li>
  • <td id="eaccs"><button id="eaccs"></button></td>
  • <td id="eaccs"><button id="eaccs"></button></td>
  • <td id="eaccs"><button id="eaccs"></button></td><td id="eaccs"><button id="eaccs"></button></td>
    開原市委宣傳部  開原市文明辦  主辦
    開原市公安局 勞動模范石立 堅守在別樣的陣地 用心作幕后的英雄
    發表時間:2017-05-24    來源:開原新聞網

    陽光明媚的五月,遠離了寒冬的蕭瑟,大地一片生機盎然。就在這充滿希望的日子里,我們采訪了一個特殊行業的從業者。他們,讓死者的靈魂得以告慰,讓生者的心情得以平復,還真相以大白,置公道于人心。

    他們就是——法醫。

     

    提起法醫,多數人都是耳熟能詳,卻素未謀面。他們不像交通警察一樣,每天在人們的視野中歷盡風霜;也不像派出所民警那樣能經常為百姓的生活瑣事排憂解難。人們對法醫的印象大都局限于影視作品中那些衣著光鮮、干凈整齊的人物形象。工作的特殊性仿佛給他們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,讓百姓覺得他們似乎是遙不可及的邊緣化警察。

     

    在開原市公安局刑偵大隊的化驗室里,我們見到了法醫石立。一身藍色的手術衣、一臺老舊的顯微鏡、一間布置簡陋的辦公室,就是他留給我們的第一印象。

     

    開原市公安局一位工作幾十年的老法醫任岳華說告訴記者:能選擇法醫這一職業的人,都是有勇氣的人。因為法醫的工作就是臟、苦、累的集合。而這些苦是常人無法想象的。同時,法醫的更需要仔細認真、明察秋毫的素質。多年來,石立用自己的實際行動,為案件的偵破發揮了關鍵的作用。所以說,石立是一名優秀的法醫。

     

    20167月,石立被中共開原市機關工委評為“2015年度市直機關優秀共產黨員、 20173月被開原市公安局評為“2016年打擊違法犯罪工作先進個人、4月被評為2012年至2017年度開原市勞動模范。榮譽的取得,更讓我們對石立的工作產生了好奇。

     

    今年39歲的石立本是西豐人,他的外婆和母親都是醫生。在她們的影響下,石立從小立志要做一名優秀的醫務工作者,救死扶傷、懸壺濟世。2003年他畢業于大連醫科大學臨床醫學專業,參加了大學生志愿服務遼西北計劃,在西豐縣地方病防治所及縣醫院如愿以償地做了一名外科醫生。

     

    工作穩定了,可他仍有遺憾。就像所有崇拜英雄的男孩子一樣,對于警察這一職業,他也有著無法釋懷的情節。剛好機會來了,2005年公務員招考,開原市公安局招法醫,他義無反顧地報了名,并通過了考試,成為了一名人民警察。

     

    石立告訴記者:原本做醫生時,我們需要輪流值班,父母覺得我特別辛苦,以為當了警察,值班的日子就結束了。當時我父母很高興,親自送我來到單位。后來聽說,法醫是沒有休息日的,要隨時待命,我媽媽特別擔心,覺得法醫和我們想象中的警察根本就是天壤之別。

     

    剛接觸法醫這一職業,面對著各種各樣死亡原因的尸體,聞著高度腐敗的氣味,忍受著時常在夜間響起的電話鈴聲,無論多么惡劣的天氣,都不得不深入第一現場勘察的無奈,看著自己微薄的收入與從前同事的工資所形成的鮮明的對比,他也曾迷茫。

     

    有一段時間,我常常在想,放棄了醫院的工作,選擇做一名法醫,我是不是走錯了路。但,有一個案子給了我很大的觸動,讓我堅定信心,要把法醫做好。石立說。那是一個連續強案幼女的案子,我們通過技術手段,幫助偵察員鎖定了嫌疑人。后來,通過摸排、蹲守,終于將其抓獲。當時我們押著嫌疑人走過被氣憤的老百姓堵得水泄不通的巷子,老百姓對他可以說是人人喊打,恨得咬牙切齒??粗敲炊嗬习傩盏哪?,讓我有一種榮耀感,同時也有一種使命感。我覺得作為一名警察,責任重大,作為一名法醫,我一定要讓自己的技術、水平都能過關,去做更多對老百姓有益的事。

     

    20078月石立到中國醫科大學法醫學院深造學習,20082月圓滿完成學業。之后,他不斷向公安局的老法醫和兄弟單位的法醫學習請教,不斷夯實基礎,提升水平。

     

    幾年來,他參與勘查現場2000多起,其中重、特大命案現場20余起,檢驗尸體1200多具,平均每三天檢驗2具,出具法醫檢驗鑒定書及檢驗報告2000多份。

     

    2012年夏天,在偵破一起殺人碎尸案過程中,石立和技術人員一起,頂著烈日,在垃圾場尋找分散的尸塊。垃圾場的酸臭味和各種腐敗的氣味摻雜在一起,讓人不少工作人員嘔個不停。當時,為了盡快完成任務,將嫌疑人繩之以法,石立忍著臭味堅持2個多小時才將20多塊高度腐敗的尸塊拼接完成,此時他身穿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透。

     

    工作中石立越來越得心應手,對于家人,他卻覺得虧欠了太多。由于父母還在西豐,平時工作太忙,有時很長時間他都不能回去看望兩位老人。好在父母都理解我,也支持我的工作。石立說。

     

    2010年,2歲的女兒高燒不退,可他卻為了參與局里的統一行動,圍堵一個行為惡劣的多處搶劫、強奸、殺人的嫌疑人,連續多天在外蹲守。每天他回到家里時,女兒已經睡著。為了表達他作為父親對女兒的心,他晚上每兩小時起來一次,為女兒測量記錄體溫。

     

    我在女兒這里,可以說是經常失信的。很多時候,答應了帶她去玩,本來都準備好要出發了,接到一個電話,就去不了了。又或者正在外面玩得高興時,卻不得不回來工作。一開始,女兒總是不高興,現在她也習慣了。這一點,我覺得特別對不起她。說到這里,石立臉上流露出難以掩飾的愧疚。

     

    2017年初,一位老婦人被強奸,嫌疑人被抓獲后,不管派出所民警如何詢問,他就是不承認。后來,法醫通過技術手段,在他的身上找到了被害人的生物物證。面對確鑿的證據,嫌疑人啞口無言。

     

    警察的工作都很辛苦,雖說法醫不會時?;钴S在百姓面前,好像沒有環繞那樣的英雄光環,但是我們可以查找出被害人真正的死因,還原案發的現場,讓嫌疑人無法抵賴,還死者公道,給家屬安慰。我們還可以為同事提供強有力的證據,協助我們的戰友破案。

     

    所以,我不后悔選擇法醫這個職業,在未來的工作中,我還要繼續努力,做到更好。石立這樣說。

     


    記者:方瓊

     

    責任編輯:方 瓊
    日本一区二区,高清无码日本一区二区,不卡日本一区二区三区视频